我们结婚了(2PM中的李俊昊当过哪几期《我们结婚了》节目的内场嘉宾?节目期数越祥细越好?)

[db:作者] 2021-11-15

Wegotmarried是 我们结婚了
We'regettingmarried.是 我们就要结婚了

Wegotmarried是 我们结婚了 We'regettingmarried.是 我们就要结婚了 Handstocomewithmeyesterdayitwastoolatetomorrowwillbeapitythattodayyou'regoingtomarryme 中文是 手牵手跟我一起走 昨天已来不及 明天就会可惜 今天你要嫁给我 还有一句 Youaremypermanenthome 你是我永远的家

在结婚前,我收到了未婚夫和我亲妹妹的激吻照片。

【文末有配图】

一气之下,我当即带着丰厚的嫁妆,找了个创业期家境很一般的男人,嫁了!

我们协议,如果离婚,我会补偿他一套联排别墅,和两千万资产。

清晨,郁星荼被一连串的信息提示音吵醒,眯着惺松的睡眼去找手机。

手机打开,时间闯入眼帘的,便是一张男女激情拥吻的照片。

郁星荼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星眸里的朦胧睡意瞬间变成了凌冽的寒光。

相片里的男人是她的未婚夫顾威扬,女人则是她的妹妹郁微暖。

两人一个娇柔动人,一个满脸宠溺,看起来甜蜜而幸福……

……郁星荼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她闭了闭眼,耳边仿佛还能听到男人那些山盟海誓的承诺。

没想到一转眼,就迫不及待地奔赴了另一个女人的怀抱。

如果是别的女人,郁星荼的愤恨和耻辱可能会轻一些。

可对方偏偏是她同父异母,处处与她作对的妹妹,这真的让她无法忍受。

她就那么呆呆地靠坐在床头,足足有十分钟,才发出一声冷笑,把照片保存起来,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上次你说的那个男人,帮我约一下。

……

郁星荼赶到茶室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临窗位子看文件的男人。

男人一身黑色的休闲服,肤质白皙,五官精致而深邃,两道浓眉下是一双沉寂如海的深眸。

长长的睫毛掩去了他眼底的几分清寒和淡漠,清冷而不失稳重的气质,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

介绍人说此人自己白手起家,开了一间小公司,公司刚起步,自然是很繁忙的。

郁星荼调整了一下情绪,步履轻快地走了过去。

路先生是吗,我是郁星荼,很抱歉上次临时有事没有能及时赴约。

陆昭霆抬头看了她一眼,眼底深处凝聚起几分疑惑——

眼前的女人五官精致秀美,肤质洁白,略微凌乱的长发随意披散着,让她更显出几分不羁的美。

人倒是个很少见的清冷美人,只是,她好像认错人了。

他是陆先生没错,但应该不是她口中的陆先生……

他刚想出声解释,郁星荼已经在他对面坐下了。

陆先生,我想你也是一个讲究效率的人,那我就开门见山吧!

郁星荼说道:我名义上是郁家所谓的大小姐,其实打小放在乡下养的,三个月前刚回来。

我妈妈身体不好,希望我能早点成家,如果你对我没什么意见,那么,我们结婚吧!

……陆昭霆不是个情绪外露的人,但听到这番话,他还是微微震惊了一下。

这女孩什么意思,上来就要和他结婚?

难道他遇到传说中的相亲了?

这乌龙搞得有点大吧?

路先生!郁星荼见他不说话,以为他在犹豫,便进一步提议道:

我们可以先试着相处一年,一年后若是觉得不合适,你随时可以提出离婚。

到时候我可以补偿你一套盛世名都的联排别墅,另外再补偿你两千万。

如果你有需要,我也会尽努力支持你的事业。

郁星荼一口气说完,对自己抛出的杀手锏很有信心。

听说钱能解决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问题,对于一个正在创业期的男人,她觉得这个条件很优厚。

‘咳咳……’

陆昭霆再次被惊到,深不见底的黑眸里满是错愕。

郁星荼好心地将桌上的纸巾盒推过去,精致冷艳的容颜上也染着一丝浅淡的绯色。

抱歉,我知道我有些鲁莽,我只是想提高一下办事效率,生意人讲究行事果决,如果你能接受,我希望我们能尽快结婚,明天就领证。

陆昭霆取过纸巾,压了压嘴角,轻咳了几声,静默地看着她。

郁星荼冷静地执着茶杯,等待他的回答。

陆昭霆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郁小姐,明天周六,民政局不开门。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平和沉静,很好听。

郁星荼一愣,这才想起来,明天确实是周六,所以,只能再等两天了……

她笑了下,正想开口,就被陆昭霆的话打断了。

择日不如撞日,既然郁小姐如此心急,那就今天吧!

……

这回轮到郁星荼震惊了,她瞪大眼睛,半天没回神。

郁小姐要是同意,我让助理拿证件过来。

陆昭霆动作优雅地给她倒上茶,将跟前的点心推过去。

……好啊!郁星荼下意识点了下头,看着他那似笑非笑的俊脸,突然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陆昭霆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简单交代几句后便收起了手机。

郁星荼喝了口茶,总算缓了过来:既然这样,借一下你的笔和纸。

陆昭霆把纸笔给她递过去。

郁星荼接过,很快就写下了一个承诺书。

承诺的内容,就是离婚时她会补偿给路尧两千万和一套三百平的联排别墅。

她的字体行云流水,苍劲有力,不像女子的字,写完签下自己的名字,递给陆昭霆。

这个你收好,如果不放心,我们可以去公证处公证。

陆昭霆伸手接过,简单看了一眼,视线停在‘路尧’那两个字上,哂笑一下,看向落款处。

郁星荼,身份证:XXXXXXX

这个女人还真是诚意十足。

没一会儿,他的助理阿康把证件送了过来。

看到郁星荼,阿康显得有些惊愕,眼底充满了震惊。

你的证件呢?需要我陪你回去拿吗?陆昭霆问道。

不用,我带了。郁星荼从包里取出了户口本和身份证。

……陆昭霆又忍不住想笑。

她是有多着急把自己嫁出去,证件都随身携带着?

我妈妈现在住院,这些证件偶尔会用到。

迎着他那疑惑的眼眸,郁星荼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陆昭霆礼貌性地表示关心:阿姨病得很重吗?

胃癌晚期,医生说,也就是这个月的事。

郁星荼耸了耸肩,语气听起来很淡定,但微红的眼眶却出卖了她。

其实她现在的母亲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

她的亲生母亲,早在她父亲当年出轨时,就以极残忍的方式了结自己的生命。

那年郁星荼才五岁。

而父亲郁俊杰在母亲死后,不到一个月就迎娶了小三方雅琴。

同时带进来的,还有一个私生女郁微暖,比她也小不了几个月。

郁微暖很不喜欢她,仗着父母亲对自己的宠溺,经常光明正大地欺负她。

而她个性强,被欺负一定要还回去。

郁微暖是早产儿,身体弱,每次和她发生争执,都要送进医院抢救。

郁俊杰忍无可忍,一怒之下便把六岁的她送到乡下,扔给了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妻抚养。

直到三个月前,养母陈如棉病重,她才陪陈如棉回到Z市治病。

于她和顾威扬的婚约,其实是她爷爷生前和顾威扬爷爷订下的。

爷爷心疼她无依无靠,想给她找个好归宿。

只是,老爷子大概也不知道,顾威扬和郁微暖早就暗渡陈仓了吧?

……

下午民政局结婚登记的人并不多。

两人去了之后,填表,婚检,照相,很快就把证办好了。

看着民政局的同志将钢印打了下去,郁星荼偏头看向一旁的男人。

见他神色沉寂,以为他在担忧焦虑什么,便开口道:放心,跟我结婚,你不会吃亏的。

男人只是笑了笑,伸手接过那两本火红的结婚证。

要确立夫妻关系也实在是太简单了,就这么一个小本本,就能把两个人绑在一起,荣辱与共,相伴一生。

这一切,都快得不可思议。

成为夫妻的两人刚走出民政局,郁星荼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掏出来一看,是介绍人的来电。

姨?她接通电话叫了一声。

星荼啊,你这孩子太不守信用了,人家路尧都等你一个下午了,你为什么又爽约?

爽约?

什么爽约?



他们不是都领证结婚了吗?

郁星荼愣住,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伸手抢过男人手中的结婚证打开。

‘陆昭霆’这三个字映入眼帘的时候,她心态差点崩了。

你不是路尧?她凌厉的眼神扫向陆昭霆,冷声问道。

陆昭霆莞尔一笑。

反正都是次见面,何必拘泥于一个名字?既然已经觉得合适,为什么我不可以?

……郁星荼哑口无言,拧着眉想了想,倒也冷静了下来。

想想也是,提结婚的人是她,而且她也没有深入了解对方。

所以,就算是错了,也只能怪自己草率。

罢了,反正这人也还不错,后面要实在过不下去的话,大不了就是破点财,少妈妈安心了。

陆昭霆看着眼前一脸懵逼的小女人,忽然觉得很好笑。

这姑娘看着也挺聪慧的,这会儿倒是有点闹乌龙的窘迫样了。

也许这就是缘分,嫁给我你也不会吃亏的。

他低笑着把她刚才的话还给她。

郁星荼冷艳的容颜上难得有一丝尴尬,小心瞥了他一眼,见他依然一派的内敛沉稳,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坑。

我对你一无所知。她吸了口气,淡淡说道。

他静默了一下,淡漠道:我这边也很简单,我独居,爷爷奶奶健在,家里人不少,不过你也不需要跟他们有什么往来……

没说几句,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陆昭霆说了声抱歉,接起电话。

陆总,总到了。

让他等我二十分钟。

陆昭霆简短吩咐,挂了电话,看向身旁的郁星荼。

既然已经结婚,那你是打算搬过来跟我一起住,还是我搬过去?

郁星荼:……

明明提结婚的人是她,为什么现在反而是她觉得很被动?

我搬过去吧……

陆昭霆点头,好,需要给你多少时间收拾?

郁星荼摇了摇头,反正也是迟早的事情,早晚也没太大区别。

我没什么东西收拾,你先忙你的,我回小卖铺,明天方便的话,跟我去一趟医院吧。

小卖铺在哪里?我让司机送你过去。

天色有些阴郁,有要下雨的趋势,也挺凉的,陆昭霆脱下身上的衣,给她披在肩上。

郁星荼有些不习惯,想拒绝,目光触及他那深不见底的眸子时,又按捺下来。

谢了。她清淡地说道,就在德宝街那边,坐地铁五个站就到了,你忙去吧,有什么后面再说。

小卖铺其实是养母陈如棉的产业,前阵子陈家外婆过世,就转到了陈如棉的名下。

现在陈如棉生病住院,郁星荼便帮忙照看。

郁星荼背起背包,朝一旁的地铁口走去。

陆昭霆倒也不急着离开,皱了皱眉,目光跟着她的身影移动。

似乎察觉到他追随的目光,在迈入地铁口的时候,她也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很快,她那纤细的身影便消失在地铁口。

……

酝酿了一整天的天空,在临近傍晚时终于淅沥沥下起了细雨,整个Z市也被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

盛邦际集团,奢华舒适的总裁办公室内。

陆总,您要的郁……夫人的地址。

助理阿康的声音打破了办公室里的沉寂。

忙碌的男人从文件里抬起头,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才发现天色已经不早。

陆昭霆伸手接过阿康递过来的资料,专注的看了起来。

上面除了有他这那新婚妻子的地址之外,也还有一些相关的资料,包括她近这几个月的遭遇。

看到后面,他眉头也皱了起来,深不见底的眸子染上了一丝淡淡的凉意。

顾家,顾威扬么?

陆昭霆沉默许久,缓缓站了起来,转过头看着身后的落地窗外。

跟兰婶说一下,让她准备些衣服和日常用品,夫人应该喜欢……冷色调的,就按着这个准备吧!

好的,陆总!

阿康应道,心底却暗忖,这突然冒出来的夫人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让素来冷漠的老板能细致到如此!

让S大医院那边,把陈如棉女士的状况病历递一份到我这里。

陆昭霆想了想,又下了一个指令。

是,陆总!

天色越发浓郁起来,陆昭霆离开公司,坐车去了德宝街。

德宝街是靠近S大医院的老街,四周的楼房都很陈旧,街道也很狭窄,车子没法通过。

陆昭霆让司机在路口停车,撑着一把大黑伞,独自往街道里走去。

来到第四间店铺门口,他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上面的招牌,收起雨伞,迈步走了进去。

里面的灯光有点暗,收拾得挺干净,一旁的架子上零星的摆放着一些零食和日常用品。

另一边则是酱料一类的厨房用品,下边的玻璃柜是大米,红豆,绿豆还有一些干货。

陆昭霆环视了一圈,很快就看到角落里躺在躺椅上的人。

精致冷艳的容颜,长发随意绾起,几根刘海不规则地落下,倒是别有一番韵味。

她此时正安静睡着,身上盖着他的那件黑色衣,胸口放着一本摊开的书。

陆昭霆看了看,只见封面上写着——《霸道总裁爱上我》

陆昭霆怔了下,清俊的脸上拂过一丝浅淡的涟漪。

察觉到有人靠近,郁星荼睁开了眼睛。

陆昭霆那张俊脸映入眼帘,她也怔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惊讶地坐起身子。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陆昭霆闲适的站着,淡然道,有心找也不难找,饿了吗?带你去吃饭?

吃饭?

郁星荼下意识的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这才发现都已经晚上六点了。

外面下雨,就不出去吃了,厨房里还有菜,你先坐一下,我去做饭。

郁星荼揉揉眉心,站了起来。

我帮你吧。陆昭霆也没有反对,跟着往里头走去。

不用,这里的厨房很窄,两个人不好操作,你有什么忌口的吗?

没有。陆昭霆摇摇头。

郁星荼就让他自己坐,自己进厨房忙活起来。

陆昭霆倒是跟着过去看了下,发现里面的厨房果然跟她说的一样,很窄,光线也很不足。

不过却收拾得很干净,四周用墙纸装扮得很温馨。

这时候,有顾客过来买东西,陆昭霆看郁星荼在忙,就主动过去帮忙卖货。

阿星,这个花生多少钱一斤?

郁星荼正在切菜,忽然听到这么一声低沉的嗓音,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陆昭霆这是在跟她说话。

八块。她很快应道。

陆昭霆应了一声,很快就给顾客称好两斤。

没一会儿,一股诱人的菜香从厨房里出。

三菜一汤,都是比较清淡的家常小菜。

青豌豆炒腊肠,秘制带馅豆腐,清蒸白切鸡,还有一个西红柿蛋花汤。

陆昭霆其实有轻微的厌食症,可是现在看到这几样菜,竟然有些饥饿感。

郁星荼让他去洗手吃饭,他也很配合的去了。

回来时,郁星荼已经给他盛了半碗汤。

这边也就这些食材,你将就着吃吧!

没事,你手艺不错。

陆昭霆低沉的嗓音里带着一丝温和,黑眸里的流光也有些清明。

她的手艺确实不错,而且口味偏淡,很适合他。

一餐晚餐在沉默的气氛中用完,陆昭霆主动帮忙收拾碗筷。

郁星荼也没有阻止,看他动作挺娴熟的样子,应该也是经常做家务的。

会做家务的男人,她还是比较欣赏的。

没一会儿,陆昭霆就收拾好了,连厨房也收拾得很干净。

火盆里的火还没有灭,郁星荼眯着眼看他,让他过来烤火,我们谈谈吧。

你想谈什么?

陆昭霆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清淡的目光就停在她那冷艳的容颜上。

郁星荼靠在躺椅里,纤细洁白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叩着扶手。

我在郁家的处境不太好,我有个未婚夫,他跟我妹妹给我带了一顶绿帽子。

当然,这些不算重要,我跟他虽有婚约,但并不相爱,摊牌也是迟早的事。

他们联手想算计我,我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这些事情干扰到你。

你好好做你的事就行了,其他的,不必理会。

陆昭霆安静听着,见她心平气和地提起这些事,丝毫没有愤怒不甘,便明白,这个女人是一个很清冷而坚决的人。

我不会干涉你,但,有需要尽管开口。

谢了,你有什么需要提醒我的吗?

郁星荼淡然道,冷艳的容颜上也难得的染上一丝淡漠的微笑。

我只有一点,既然已经决定开始,就不要轻易提分开。

郁星荼听着,点头,我很赞成。你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陆昭霆:……

她是不是把角色弄反了?

外面的夜色浓郁,雨也下得很密。

陆昭霆看了一眼时间,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我带你回家。

回家?

郁星荼愣了下,冷清的眉眼渐渐笼上一层暖色。

已经很久很久没人和她这样说话了。

她的东西不多,一个行李箱,加上一个黑色背包。

两人关了门,便往外面走。

等在路边的司机看到两人出来,连忙上前帮忙,把箱子搬上车。

郁星荼看到那辆黑色宾利时,有些惊愕,下意识偏过头看了陆昭霆一眼。

而他却已经给她打开了车门。

回樱居。陆昭霆淡淡吩咐。

是,陆总!司机应了一声,启动车子。

当车子驶入市北半月山别墅区的时候,郁星荼就有些不太淡定了。

这里可是Z市的富豪别墅区,依山傍水的,水好,景也很好。

都是些集权势地位于一体的人才能入住。

所以,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在郁星荼的疑惑中,车子平稳驶进一栋豪华的大别墅门口。

车子停下,陆昭霆下车帮郁星荼拉开车门。

外面冷,先进去吧,佣人会帮你把东西拿上楼。

郁星荼点头,默默跟在他身后,星眸警惕的打量四周,发现这别墅的警戒很好,到处都有监控。

少爷,您回来了!

一个身穿灰色上衣的中年女人迎上来,看到郁星荼时,眼里闪过一丝惊艳,恭敬道,少夫人好!

郁星荼怔了一下,下一刻也礼貌地点了个头,你好!

少夫人叫我兰婶就好!少爷已经让我们给您准备了衣服鞋子和日常用品,您有什么需要就尽管跟我说。

兰婶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鞋柜给郁星荼拿出新的棉拖。

浅灰色的,样式简单,郁星荼穿着也很合适,看得出来果然是用心的。

陆昭霆这栋别墅很大,有三层半,现代奢华格的装修,线条硬朗阳刚,色调是禁欲的冷色系。

这很符合郁星荼的审美,所以,她还挺喜欢这里的。

让兰婶先带你熟悉一下环境,我去一下书房,有什么再叫我。

陆昭霆见她有些拘束,吩咐了兰婶一声,便直接去了书房。

兰婶很恭敬的上前给郁星荼介绍,少夫人,少爷去的那边是书房,这边是卧室,连通衣帽间,卧室和书房我们除了少爷吩咐打扫,一般情况下我们是不能进去。

二楼还有一间客房,一个家庭影院,一个贮藏室,一楼是茶室,健身房和琴房在三楼,楼顶有小花园和泳池……

我知道了,谢谢你,兰婶。郁星荼客气地道谢,心里的震惊却无以复加。

这男人,肯定是个大佬没跑了!

少夫人千万别客气,能服侍您和少爷也是我们的福分。

兰婶和蔼的说道,少夫人看起来也累了,您先去洗个澡吧,我去给您和少爷煮些宵夜。

好,谢谢了。郁星荼点了点头。

兰婶把她领到卧室,告辞而去。

卧室里也是深沉的冷色系,空气里弥漫着清幽的冷香,跟陆昭霆身上的味道一样。

衣帽间很大,几大排的衣柜装满了新的衣服,都是她的码子。

平常穿搭还有家居服睡袍都是一个系列一个系列的准备,连鞋子也是。

另一旁的衣柜里都是一些的女士包包,还有首饰……

说不惊愕,那肯定都是假的!

郁星荼甚怀疑自己是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傍上一个傻缺的超级土豪了?

她用了很长时间才稳住心神,将自己的东西拿出来放好,挑了一件黑色睡袍去了浴室。

半小时后,郁星荼披着满头秀发从浴室里出来。

卧室依然静悄悄的,郁星荼走到窗前看了一眼,夜色深沉,别墅区沐浴在蒙蒙细雨中,更显静谧。

这时候,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郁星荼掏出来一看,是一条入账信息。

……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故事摩天楼】(已完结)

书名:先婚后爱:我夫人是富婆

原作者:北川云上锦

注:本文为小说,非真实事件,为了避免对您造成误导,请谨慎甄别

禁止双击图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